星名澄里 ☆

主兔赤,一号多圈,所有文不开放一切形式的转载

仲夏入夜,鸣虫声起的时候,白日暑气被消磨殆尽,余温仍旧是闷热的。

容易困乏的天气。木兔光太郎从浴室出来发现木叶和小见蹲围在学弟身边,形迹可疑。他走过去,头上毛巾毫不留情甩向两人脑袋:“干啥啦你们。”

木叶秋纪一指凳上的人:“赤苇洗完澡你不许他先回去,你看,睡着了嘛。”

适才注意到被围观的主人公倚靠墙边眼眸轻阖睡得安稳,未干黑发软趴趴贴至颈侧,水珠遗落在他俊致的安静面孔。木兔光太郎喉咙无意识上下动了动,手指不安分地想去触摸赤苇蝶翅一样的漂亮眼睫,又怕惊动眼前的美好画面。

“看睡脸才意识到这家伙真的是我们学弟。”小见春树说。

于是木兔光太郎也加入进来,硬生生挤进两人中间,正蹲赤苇面前。

“我有说不让赤苇先回去么。”

“你没有么。其他二年级都收拾好走了,你拉着赤苇胳膊问他是不是要走。”

“随口一问嘛。”

“可你这么开口赤苇一定会等你啊。”

木兔光太郎单薄地“唔”了声,没有反驳,也反驳不了。问时还未意识到,后知后觉自己扯过赤苇京治胳膊那刻已经藏含私心。

只要他开口,学弟就会等他的,一直以来始终如此,陪伴他练习与课间,聪明、沉着,偶尔不服输特别特别好的赤苇。

“我们在这儿看他做什么。”

“木叶和我商量怎么把赤苇弄回去,你跟着蹲下来才干什么。”

“叫醒他就好了啊。”

赤苇京治被他们吵醒了,一睁眼,三位学长蹲在身边愣盯着他。无法理解现状,学弟陷入微妙的慌乱,迷茫朝身后墙靠了靠,开口嗓音还掺着睡醒时软糯的沙哑。

“前辈们……怎么了?”

三人大眼瞪小眼对视半晌,不约而同被自己和对方傻楞的模样蠢到,噗嗤一下笑出声来。

“赤苇睡醒也很乖嘛。”

“不用管教木兔的时候都挺可爱吧。”

“喂,我听到了哦,什么意思啊你们!”

欸,自己成为了三年级谈笑的话题?睡着时发生什么吗……连忙确认自己没有流口水,赤苇京治也从未听他人提及自己有打鼾的行为。他不安疑惑地将视线投向笑容愉快的三位学长:“……干嘛啊。”

“没什么,起来啦赤苇!”木兔光太郎一把把赤苇京治拉起来,白炽灯光打在头顶,他露出雪一样干净明澈的笑容和雪亮的眼睛。

木兔光太郎身上潮气是清凉的,松手前这个人似乎轻轻捏了下赤苇手腕,又好像没有。赤苇睁着水蒙蒙的眸子抬头看,莫名被皎亮灯光晃得晕眩,心脏和木兔触碰过的手腕都钝钝地发烫,也不知是哪儿出了问题。

其实哪里都没有问题,只不过有少年落入一个悸动的烧灼春心的夏天。

评论(1)

热度(73)
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