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名澄里 ☆

主兔赤,一号多圈,所有文不开放一切形式的转载

【兔赤】驯养(08)

饲养员木兔×黑猫赤苇


  比起饲养与被饲养,木兔光太郎更愿意称呼他的兽人为战友。

  在他眼中,兽人与人类没什么不一样。它们会喜悦会难过,知道怎么从大自然中获得工具,懂得生活中的惊喜与美好……因此木兔也不明白人类凭什么默认高它一等。

  高位者把兽人圈养起来,建立所谓的饲育基地,随意处置、掠夺兽人资源,驱使他们奔赴人类的战场;逼迫它们拿起刀,用肉体面对敌人的热武,仅把兽人当做花大价钱培育的一次性消耗物品。

  木兔光太郎曾经的搭档便是这样死去的。

  当初抗议无果,木兔光太郎才选择了不擅长的消极做法,辞职、从一个士兵做起,积累军功,直到拥有改变兽人地位的权利为止——他想真正创造一个与兽人平等共处的世界。

  五年前立下决心时他绝对想不到某天出现此种状况:明明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它们远离战场,怎么会有傻兽人上赶着把自己送过去。

  但木兔光太郎也做不到对赤苇京治的剖白充耳不闻,静默房间里,小猫那声压抑极好的哭腔传到耳朵,木兔听得心都快碎了……当然日后他会明白这只不过兽人演给他看的苦肉计,此刻只能手忙脚乱地给赤苇京治披上衣服。

  

  “赤苇你……”

  “对不起,我……我刚刚是不是太凶了?”

  他曾听战友说过自己偶尔低沉脸会看起来吓人,木兔光太郎揉揉赤苇京治耳朵又摸摸他的脸,兽人变成猫形态的时候很喜欢被摸下巴:“并不是针对你,我有我的原因赤苇。既然已经逃出来了,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生活好吗,我会经常给你寄钱,让你生活更舒适一些。”

  赤苇京治轻轻摇头:“我无处可去,只想和木兔先生在一起。”

  黑猫森绿色眼睛湿漉漉望向他:“而且我和木兔先生……”而后垂眸,“是不是我发情只顾着自己做的不好,所以木兔先生不要我?对不起,我没有学过,第一次做,不知道怎么才能够让您舒服。”

  “不不怎么会!”木兔光太郎太清楚昨晚冲动原因可不止兽人发情,更何况赤苇发情寻求帮助是很正常的选择,而脑袋一热直接跟对方做了真是犯下不得了的错。他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,其实我非常舒服?赤苇昨天表现得很好?放在这个情景下怎么那么像自己做爽了就拔D无情……

  说起来,赤苇明明不愿意被卖出去,为什么愿意跟自己做?他忽然意识到一件相互矛盾的事:兽人不正由于拒绝这个才逃出来的吗。

  但木兔没法儿问,迟迟等不到接下来的话,兽人一副伤透了心的模样:“我困了木兔先生,请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。”即使此刻,赤苇也规规矩矩小心谨慎的,“抱歉占用您的床。”

  有种酸涩哽在喉咙里,木兔光太郎缓了口气才说:“不要紧,赤苇好好睡一觉吧。”

  他抬手,像他们一同睡着的每晚一样给黑猫掖了掖被角:“希望你好梦。”

  

  赤苇不见了。

  那之后木兔光太郎无意间睡着,睡醒桌上饭菜还有余温,做饭的猫却怎么也找不到。他只在餐盘下看到一张纸条,上面写:「请木兔先生这几天不要外出,因为我带走了您的钥匙,我还会回来的。」字迹雅致有力,比大部分人类写字还好看。

  但现在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,木兔心悬到嗓子眼:赤苇出门了?他出门干什么?伤都没好透就出门,基地还在追捕他,万一被抓住怎么办?

  几欲夺门而出,想起纸条上的话他又顿住脚步,沮丧地坐在地上。冷静、冷静,无论怎么说赤苇都是兽人,而且他很聪明,说会回来一定能够回来……但赤苇好像没说自己几时回来,要他等多久啊,好担心。

  谁能想到昨天还在考虑把赤苇送出去的木兔今天就后悔了,明明他才是人类,此刻反而更像一个被饲养员抛弃的宠物。

  

  此时他还没意识到担心一个人往往是在乎一个人的开始。木兔光太郎在门口蹲坐至暮色渐沉,直到前面的房门终于推开一条缝,从夕阳光晕里走进一个单薄的身影。

  “您怎么坐在这里?”赤苇凑近他问,瞅了一眼几乎未动的餐桌,“饭也没有吃。”

  木兔从怀抱的双臂中露出脑袋,嗓音有些哑:“去哪儿了。”

  自成年以来,人类从未度过如此漫长的一天。赤苇京治安静望着他,澄澈如水的绿眸里只盛了木兔光太郎一人,却似乎把他看透了,露出分几不可查无辜又像得逞的笑意。

  “我去学习。”兽人道。

  “出逃途中我曾经过一个小巷,那里有一些女性人类……唔也有男性,他们会站在巷口,等一些人上前搭讪。然后那些搭讪的男人会被带到很黑的房间,我就坐在那些房间窗户外面学习。”赤苇京治神情如常,也不管自己说了什么惊世骇俗的话,“放心,我没有被谁发现,我恢复了猫的样子从外面看他们。”

  木兔光太郎花费好一段时间,才一字一句斟酌出黑猫去的地方究竟是哪里。他惊得瞪大眼睛:“……你去那里学什么?那可不是学习的地方啊!”

  “学习怎么让木兔先生更舒服。”昨日还哭着求他的兽人忽然大胆起来,伸手把毫无防备的木兔推倒在地,“您让我试试,我想努力一点让您喜欢。”

  “这样您就不会赶我走了吧。”

  一时没能想到赤苇要做什么的人类也没消化这一现状:“没说赶你走啊……我暂时该不会归队,赤苇可以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……”

  “那么就让我用身体代替房租。”

  “这话也是你学到的?”木兔光太郎大脑当机,什么乱七八糟,怎么出门短短一天这孩子就学坏了。结果还没等他下一步反应,赤苇已经手快地把他裤链拉下来,摸出他的X器含了上去。

  木兔倒吸一口凉气。

评论

热度(29)